日期:2020年9月22日

人性的恶一旦蔓延起来,有时更甚于病毒,“N号房”就是这样一个传染源。从2018年起,犯罪嫌疑人在即时通讯软件Telegram上创建了多个聊天房间,上传通过威逼利诱女性所得的性剥削照片、视频等。部分受害者甚至还会在线下被性侵,聊天房间则会直播或播放相关录影。

根据媒体报道,参与者需缴纳比特币成为会员才能观看这些非法影像,并且要参与群内语言性侮辱,上传色情视频,才不会被强制移出群聊。

调查发现,有近27万人(包括重复加入各组群)加入了“N号房”类的Telegram群组。目前已知的受害者多达74人,其中包括16名未成年女生,年龄最小的受害者年仅11岁。

这一震惊世人的犯罪事件甫一曝光,始作俑者便被钉上了耻辱柱。但在“N号房”的背后,作为平台的Telegram到底扮演了怎样的角色?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带你走近Telegram,一同探讨技术世界的规则边界问题。

Telegram由俄罗斯的杜洛夫兄弟于2013年创办,该平台支持秘密聊天、定时销毁、账户删除等功能。除了私人聊天,Telegram还能支持公共频道和公共群组,群组成员上限可达20万人。

2013年8月,Telegram正式登陆iOS,同年10月,Telegram登陆安卓。3年后,该软件月活跃用户就突破1亿大关,日均消息传递数量达到150亿。2018年3月,Telegram每月活跃用户达到2亿,用户增速迅猛。

这一注重隐私保护的通讯平台能够取得快速发展,离不开两位创始人:自由主义信仰者保罗·杜洛夫(PavelDurov)和他的哥哥——“极客”尼古拉·杜洛夫(NikolaiDurov)。

在经营Telegram之前,杜洛夫兄弟曾是俄罗斯最大的社交网站VKontakte的创始人。在与俄罗斯政府就平台的审查问题持续产生冲突后,两人出售股权,于2013年离开俄罗斯,创立了全球性的加密通讯应用Telegram。

Pavel认为,现如今,像Facebook或Google这样的大型互联网公司已经成功劫持了隐私话语权。大公司通过利用一些表面的工具,例如让帖子对特定的对象隐藏不可见,转移了公众的注意力,让公众不再去深究将私人数据交给营销人员和其他第三方的潜在问题。

在他的平台观里,互联网隐私最重要的两个组成部分,一是保护私人谈话不被第三方窥探,二是保护个人数据不受第三方(如营销人员、广告商等)的利用。

因此Telegram在收集和处理私人数据方面有两个基本原则:不会依靠用户数据来展示广告;只存储那些确保平台能提供安全且丰富的通讯服务所必需的数据。

如果说崇尚自由与隐私保护的弟弟Pavel是精神内核,那哥哥Nikolai就是把这种设想真正变成现实的钥匙。

身为一名专业极客,Nikolai开发了专用的网络传输协议MTProto,使得Telegram在任何网络上都兼具安全性、可靠性和速度。Pavel在2013年和2014年连续为这一技术组织了两场破解密钥竞赛,宣布只要有任何人成功破解他与Nikolai秘密聊天中的信息,就可以获得奖金,提供的奖金分别为20万美元和30万美元,但这两场比赛都没有产生赢家。

Telegram还欢迎用户在上对Telegram的安全性提出任何意见,根据漏洞的严重程度,奖金从10美元到100万美元不等。发起这样的挑战邀请,既是一种广告行为,也让Telegram的信息安全性在各类媒体的传播下深入人心。

Pavel认为,大多数热门的聊天应用,例如WhatsApp、Viber和Line实际上都没法很好地保护用户数据,这些自称端到端加密的通讯应用其实只是把用户数据上传到第三方云端。

为了避开市场竞争对手的通病,Telegram决定推出两种聊天方式:云聊天和秘密聊天。

云聊天里所有的消息、照片、视频和文档都会被存储在服务器上,用户可以随时从任何设备访问数据,而无需依赖第三方备份。所有数据都被高度加密存储,密钥被分开存储在不同司法管辖区的其他几个数据中心。

秘密聊天则是端对端加密,除非直接访问用户的设备,否则不可能获得发送的内容。当用户通过秘密聊天发送照片、视频或文件,在上传之前,每个项目都用一个单独的密钥加密,然后,这个密钥和文件的位置会被再次加密,再发送给接收人。

这意味着从技术上讲,尽管发送的项目位于Telegram的一个服务器上,但除了用户和接收人之外,它看起来就像是一片随机的、无法破译的垃圾。平台也不知道这个随机数据代表什么,也不知道它属于哪段特定的聊天。

秘密聊天中的消息还可以定时自毁,计时器在查看时被触发,时间一到,聊天双方设备中的消息都会被删去。

从5.5版本开始,在一对一的聊天中,任何一方都可以选择删除双方消息记录。用户点击“Delete”,就可以选择“Deletefor(聊天对象)”或“Deleteforme”。选择前者,双方设备上的消息都会被删除,包括对方应用程序里的聊天记录。而在频道和群组中,则可以删除所有参与者设备里的消息。

Telegram也支持用户删除帐户,这会同时删除存储在Telegram云端中的所有消息、联系人和其他所有数据,且不能撤销。

为了防止网络钓鱼、垃圾邮件以及其他滥用和违反Telegram服务条款的行为,Telegram表示,除了处理用户的举报,平台会使用自动算法来分析云聊天中的消息。

但是Telegram在隐私政策里强调:“所有的聊天和群聊在用户的参与者之间是私人的,我们不处理任何与它们相关的请求。”

很少干涉用户内容的Telegram,最大的清除动作发生在2015年11月,由于极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频繁借助Telegram宣传理念,平台主动移除了近250个相关公共频道。

“频道是公共广播,这与私人聊天是对立的。”Pavel在推特上解释,“我们的政策很简单:隐私至上。而公共频道与隐私无关。”

但到了2018年8月,饱受质疑的Telegram终于修改隐私政策,表示在收到确认用户是嫌疑人的法院命令时,可能会向相关部门披露IP地址和电话号码。但到目前为止,这种情况从未发生过。

加密技术本身的稳固性和Telegram对隐私政策的一贯坚持,是否意味着对私人用户的信息追踪完全没有可能?

注册Telegram帐号,首先需要一个手机号码,而后上传名字、头像等个人资料。从技术上来看,只要用户未删除自己的帐号,并且开发团队愿意协助调查,相关部门就可以获得用户手机号。

但个人数据会被高度加密储存在本地之外的第三方数据中心。例如,如果英国用户注册了Telegram,数据将被存储在荷兰,这也意味着需要来自不同司法管辖区的法院命令,才可能实现数据披露。但到目前为止,Telegram从未向政府公布过任何资料。

传统排查方式或许也可以考虑,即定位到一个嫌疑人,通过合法审问来寻找他的“介绍人”和“下线”。

其次是依靠支付记录,2017年5月,Telegram开始支持第三方支付服务,这一服务依赖于世界各地不同的支付提供商,提供商负责处理和存储用户信用卡信息,完全独立于Telegram之外。因此Telegram在隐私政策中特别提示:“在向这些支付提供商提供数据之前,请研究他们的相关隐私政策。”

“N号房”事件被揭露后,韩国警方在追踪嫌疑人的过程中,向多家韩国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包括Upbit,Bithumb,Korbit和Coinone)提供了搜查令,以找到那些非法性视频付费观看者,目前已经有多家加密货币交易平台表示同意协助调查。

根据上述介绍,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如果缺乏隐私保护,用户信息会在平台上“裸奔”;而如果像Telegram这样采取极端的加密措施,在平台上“裸奔”的则有可能是用户自己。

因为该平台筑起的城墙,已经到了足以让用户为所欲为的地步,“N号房”事件,以一种最丑陋的方式印证了这一点。在这个号称追求自由的平台里,一群人的快乐却建立在另一群人的痛苦之上,那些触目惊心地存在着却被明目张胆地忽视着的“恶”,注定会让作恶者连同Telegram这款应用一起遭遇主流舆论的围剿。

韩国的“N号房”事件,当然不是Telegram平台上的首例。2019年,新加坡就出现过一个分享淫秽色情内容群组“SGNasiLemak”,超过4.4万名参与者付费加入,共享偷拍的女性照片、未成年少女裸照以及其他色情内容。

Telegram上也不乏、种族主义、仇恨言论等相关内容。如前所述,该软件在一段时间内甚至成为了ISIS的主要宣传平台,作为用以策划的沟通渠道。

对此,Pavel在2016年接受采访时辩解:“在美国,人们开始把Telegram称为‘ISIS首选的通讯应用程序’,但实际上Telegram里还有更多合法用户。”

Pavel认为:“归根结底,比起对可能发生这类事件的恐惧感,我们的隐私权更加重要。”

创始人极度强调隐私保护,且精通怎样煽动人心。然而,对内,平台无特殊审核机制;对外,设置难以追踪的壁垒,这样一个信息传播生态,是Pavel口中合法用户的乌托邦,也是犯罪新闻里极端分子的天堂。

为了优化信息传播生态,各国政府都会围绕社交网络的安全和稳定作出监管方面的规定。因此,Telegram与政府机构之间的摩擦也算是源源不断。

2017年,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以“防止外来,保障国家安全”为理由,要求Telegram提供解密用户消息的密钥。PavelDurov予以拒绝,他表示这会侵害到用户的隐私。2018年4月13日,法院下达命令,在俄罗斯境内屏蔽Telegram的服务。出于安全等因素考虑,伊朗、印尼、巴基斯坦等多个国家也已经禁用Telegram。

在“N号房”事件发生后,韩国警方通过邮件向Telegram发送了删除非法视频的请求,但并未得到任何回复。2-3天后,Telegram陆续删除了视频,之后警方多次请求平台方提供非法视频上传者的个人信息,后者依然采取保持沉默的方式。

如果要深究Telegram为什么会拿出这种态度,他们可能依然会抛出自己的那套理念。官网信息显示,公司很大一部分开发者都来自于最初的VK团队,他们追随着Pavel。目前Telegram开发团队的总部设在迪拜,在柏林、伦敦和新加坡等地也有分部,但没有透露具体工作地点,理由是需要“保护团队不受不必要的影响,保护用户不受政府数据请求的影响。”

用户基数越来越大的Telegram,与当今这个倡导实名认证的时代显得格格不入。这家社交平台早已在全球范围内打起了“游击”,也曾表示,如果迪拜当地法规发生变化,团队会准备再次搬迁。

王者荣耀KPL秋季赛已经开打,首日有大家最期待的AG超玩会和WB.TS的对决,这场比赛有不少值得说道的点,赶紧来看看吧! 在双方的第二局比赛当中,啊泽拿出了阿古朵打野,这也是该英雄首次登上KPL赛场。从这局比赛当中我们能够看到阿古朵的效果并不算特别好,毕竟控制不够稳定,这也是导致

王者荣耀KPL秋季赛已经开打,首日有大家最期待的AG超玩会和WB.TS的对决,这场比赛有不少值得说道的点,赶紧来看看吧!

在双方的第二局比赛当中,啊泽拿出了阿古朵打野,这也是该英雄首次登上KPL赛场。从这局比赛当中我们能够看到阿古朵的效果并不算特别好,毕竟控制不够稳定,这也是导致前期TS领先的重要原因。但在最后一波团战当中,七年马超一枪一个小朋友拿下三杀,成功翻盘二比零,可以说是最关键的一场,也帮助队伍成功复仇TS。

另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于月光回归之后的换人摇摆。在2019年秋季赛中AG之所以能够夺冠,很重要的一个点就在于月光的换人BP,可能某个选手的英雄池不够深,但可以通过换人来弥补。这一次和TS的比赛当中也是如此,虽然第一局汤汤打野获胜,但依旧换上七年,可能整个队伍当中只有七年会马超吧?

一般来说,每次赛后采访一个队伍只派一个选手接受采访,但作为联盟的第一支双胞胎战队怎么可以错过这次的宣传机会呢?于是我们就看到了笑影和汤汤一起接受采访,现在还是比较容易分辨两个人的,毕竟笑影圆了不少,但按照AG的伙食可能再过一阵两个人就一样圆了,不知届时是否能够分出来。

WESG2019-2020赛季西区巡回赛决赛阶段将于2019年11月23日-24日在重庆正式打响,经过两周的大区赛赛程,WESG中国总决赛的预选阶段已经进入后半段,本站赛事同样有知名战队/选手参赛,比如IG、R-Star俱乐部旗下CSGO分部,Xigua和“鸟哥”XY重返赛场……接下来就让我们来盘点一下本站比赛的看点吧。

近期新员集结的R-star急需一次大赛,一次真正的胜利证明自己,尽管队内队员都有一定的实战经验,不过到真实的线下赛场还需进一步地磨合;IG作为今年才加入CSGO的新战队,最近一直在探寻自身的打法和潜力,相信本次比赛将会是他们最出色的一战。

本次DOTA2项目的邀请战队为老牌俱乐部Newbee战队,虽然大家都很熟悉它,但是正处于转型期的Newbee战队要找回叱咤风云的感觉好需要些时日,在晋级队伍中,FTD.B、OB3 XS等队伍均具备不俗实力,谁获得最终的冠军都有可能。

Xigua和XY是国内星际职业圈中生代的代表人物,一个人族一个虫族,他们都拥有丰富的履历和大赛经验,只是时光飞逝,两位老将也早已成家立业,征战赛场已经不是他们生活的重心,不过能再次来到线下赛的舞台和新人选手、草根玩家切磋技艺相比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吧。从预测的结果来看,他们是很有可能最终晋级的,如果真是这样,对所有热爱星际的粉丝来说都是值得高兴的事

钟乔华是WESG2018-19赛季中国总决赛的实况冠军,这个成绩是当初参赛的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如今在新赛季再出发,他能否捍卫自己的宝座?或被熟悉的队友击败,甚至是名不见经传的年轻选手,让我们拭目以待。

在西区巡回赛决赛之后,南区的比赛也将陆续开战,除了即将开打的西区外,大区赛的最后一站南区巡回赛也将在11月31日-12月1日开打,比赛地点为厦门市思明区吕岭路2005号大唐中心。VG、Tyloo、Cloudy等知名战队/选手都将参赛,敬请期待。

未成年防沉迷通知:未成年人每月充值不得超过400元人民网北京11月20日电(董思睿)11月19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了一则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其中对网络游戏企业作了数项规范要求。 《通知》包括,实行网络游戏用户账号实名注册制度;严格控制未成年人使用网络游戏时段、时…【详细】

文旅部:娱乐场所电子游戏设备非法定节假日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人民网北京11月20日电(董思睿)近日,文化和旅游部网站发布《游戏游艺设备管理办法》通知,《办法》明确,除国家法定节假日外,娱乐场所以及其他经营场所设置的电子游戏设备(机)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 《办法》明确,除国家法定节假日外,娱乐…【详细】

11月游戏版号:巨人《帕斯卡契约》游族《少年三国志2》在列人民网北京11月14日电(董思睿)11月14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官方更新“2019年11月份国产网络游戏审批信息”,本次共有45款游戏获批,其中1款PS4游戏《开心鼓神》,移动游戏42款,有22款是”移动-休闲益智“游戏。 在本次…【详细】

耳朵财经2020年5月14日消息,热门的消息应用程序Telegram已停止TON代币项目。Telegram创始人帕维尔·杜洛夫(PavelDurov)解释说,美国法院已停止运营TON项目,并阻止Gram代币发行给投资者,这不仅在美国,而且是在全球。

在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进行了长期斗争之后,Telegram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PavelDurov周二宣布了有关Telegram开放网络(TON)和代币项目的决定。“今天对于我们在Telegram来说是可悲的一天。我们宣布放弃我们的区块链项目……我写这篇文章正式宣告Telegram关于TON区块链项目停止运营。”消息应用程序的创始人补充写道:

“不幸的是,美国法院禁止发布TON……美国法院宣布,Gram代币不能在美国发行,甚至在全球也不行。”

首席执行官Pavel Durov在该项目工作了两年半后宣布,Telegram已停止运营TON代币和区块链项目

根据法官的说法,“美国公民在TON平台启动后可能会找到某种访问方式。因此,为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即使在地球上每个其他国家似乎都使用TON的情况下,也不允许Gram在全球任何地方发行,”Durov表示。

由于美国法院的裁定,“我们做出了终止TON的艰难决定,”Durov证实,但指出该决定将来可能会改变。“可悲的是,美国法官在一件事情上是正确的……在金融和技术方面,我们仍然依赖美国。”

Durov解释说,在过去的两年半中,他的团队一直在致力于“下一代区块链平台TON和我们命名为Gram的代币”,他详细阐述了:

“TON旨在共享比特币和以太坊率先提出的去中心化原则,但在速度和可扩展性方面要远远超于它们。”

自去年以来,Telegram首席执行官PavelDurov一直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抗,当时他的TON代币和区块链项目筹集了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

TON代币项目在2018年通过首次代币发行(ICO)从投资者那里筹集了约17亿美元。但是,SEC在2019年10月暂停其销售,声称Gram代币是未经注册的证券。3月,一位美国法官证实了SEC的裁决,并裁定不能在美国和全球范围内发行Gram代币。然后,Telegram提出以两种方式向投资者偿还款项,但美国投资者只能选择收取72%的退款。

TON开发人员声称他们的区块链将比比特币和以太坊区块链更快,更高效。根据杜罗夫的说法,“如比特币和以太坊区块链等现有的网络,不具备取代信用卡和法定货币等高容量交易机制的能力。

Durov警示,某些站点可能会使用他的名字,Telegram商标,TON或Gram代币这个名称来推广自己的项目。他强调说:“不要用您的金钱或数据相信他们。”他补充说,他的团队中没有人参与其中。“虽然可能会出现基于我们为TON构建的技术的网络,但我们不会与它们有任何联系,也不太可能以任何方式支持它们。所以要当心,不要让任何人误导您,”他警戒。最后,杜罗夫写道:“在结束这篇文章时,我谨祝所有在世界范围内争取去中心化,平衡与平等的人们好运……这场战役很可能是我们这一代人中最重要的战役。我们预祝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