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20年8月2日

当小组赛AB分组出来的时候,绝大多数观众都会觉得A组是死亡之组,在A组的强队太多了,反观B组就略逊一筹,但小组赛打了两天之后,网上的风向又变了,连XQ的教练都站出来说B组才是死亡之组。

在XQ赢下比赛接受采访的时候,Lovecd教练直言B组才是真正的“死亡之组”,因为这句话Lovecd教练也是受到了不小的争议,有粉丝觉得他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有人觉得这是日常谦虚一下,也有人觉得这只是客套话,就像学生时代的学霸,每次问考的如何他都会说考得不行一样。

话虽如此,但我觉得A组的战队应该都很想进B组的吧?其实能理解Lovecd教练说B组是“死亡之组”,要是说B组出线很容易,那万一没出现岂不是打脸成了一个笑话了?话都不能说太满,不然真没进可不就得盯进耻辱柱里了。

究竟A组还是B组是死亡之组相信大家都能分辨出来,XQ教练还是挺有情商的,没有因为赢了比赛就贬低对手贬低整个分组,他这么一说倒是给自己的战队留了条后路,各位怎么看这件事呢?

王者荣耀世冠淘汰赛的第二场比赛已经结束了,TS在巅峰赛上笑到了最后,以4:3的比分战胜TTG.XQ,成功晋级四强。不少细心的水友应该都能发现,姜子牙在XQ的登场率特别高,本届KPL春季赛选择姜子牙,世冠选拔赛、小组赛又用,这次淘汰赛仍然选择了这位英雄,还拿它去打巅峰对决。

要知道姜子牙在被版本调整后,就很少有选手拿他打比赛了。但是XQ依然锲而不舍,在巅峰对决上又为九尾选择了一手姜子牙,为冰尘选择了鲁班大师,想试图通过弹弓组合把对面打炸,没想到却被对方反克制了一波,最终让自己倒在了巅峰对决上。

XQ之所以对自己的弹弓组合这么有自信,是因为他们在世冠第一轮选拔赛对战QGhappy打到第七局巅峰对决时就拿出过这套弹弓组合,而且还在前期逆风的情况下,利用姜子牙成功打断了QG的比赛的节奏。而且九尾的姜子牙还能通过冰尘鲁班大师的位移技能,不断地消耗对面,将比赛拖入了后期,又凭借着选手之间的默契配合,成功拿下胜利。

也许是XQ尝到了使用这套弹弓组合的甜头,所以这次在巅峰对决上又拿出了这套阵容,想要故技重施,但这次对手却换成了TS。TS之所以能拿下巅峰对决,与Kear教练选择的英雄有很大的关系。Kear教练帮选手们选择的五位英雄,既是选手们擅长的体系,又全都不会被对面克制到,还有可能会反克制一波XQ的英雄。结果XQ这次选择的英雄真的正中TS下怀,TS的盾山明显对姜子牙和孙尚香有克制作用,让TS在体系上就占据了上风。

更出人意料的是,XQ在输掉比赛接受采访时还表示,他们在巅峰对决选英雄的时候就已经知道TS会选择盾山,可他们还是选择了一手姜子牙孙尚香组合。可能是真的对绑兔的赵云和晨宇的猪八戒有信心,认为他们一定能破了盾山的盾。却没想到自家的前排被TS的张良控的死死的,盾山成为了全场无敌的存在,在后期几乎挡掉了姜子牙的全部技能,姜子牙被克制的毫无脾气。

总而言之,XQ应该从这场比赛中吸取到教训才对,不想总是想拿奇招针对,要拿出能稳扎稳打的阵容才行。小伙伴们怎么看待XQ在巅峰对决上拿出姜子牙这件事呢?欢迎大家在评论区讨论。

kpl职业选手多到数不胜数,从2016年第一届kpl联赛开始,到如今的2020年,你都知道多少个职业选手呢?今天,就为大家介绍一支战队,被称为王者荣耀黄埔军校的战队,那就是——MU战队,可能新kpl观众并不知道MU战队是哪支战队,它不像AS仙阁一样,尽管降级,却始终留给人们的印象是kpl第一届总冠军。

如果说起MU战队,不得不提起一个人,那就是一手建立起MU战队的Hero久哲,对于这个人,在这里不多评价,只能说他是一个优秀的商人,却不配作教练。久哲建立了Mu战队,为kpl输送了很多的天才选手、人气选手,比如说Fly、Hurt、久诚、久酷、虔诚、Alan、Mc、七罪、暴风锐、一笑、凉晨等等,数不胜数。

话不多说,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当年的MU战队有多么的强大。当时的Mu分为一队二队以及三队,一队的成员是Hurt、虔诚、七罪,二队成员是Fly、Yang、Alan、Mc,三队是暴风锐、一笑、瑞恩、凉晨,看到这里,小伙伴们是否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MU的二队成员就是QGhappy的最早一批队员,三队的成员也是RNG.M的首批队员。一队队伍降级接解散后,Hurt跟着二队被QGhappy收购,也就是后来的三冠王朝,虔诚则去了三队,被打包卖给RNG也成功晋级kpl,后改名为现在的RNG.M。

可以说如果当年MU成功晋级,而AS仙阁没有晋级,就没有仙阁的什么事,那么AG超玩会夺冠,未掉级的MU也不会带着队伍去打预选赛,也不会有2017年QGhappy王超的诞生,这一切蝴蝶效应都来自于MU战队。

后来久哲在2018年重新带领全新的Hero久竞拿下了kpl历史上第二个三冠王,可以说现在kpl里的人气选手有一半都是久哲发觉的,如果不是久哲,谁能横刀立马,唯我飞牛大将军的Fly可能还在当服务生或者当后厨跑腿,如果不是MU的一队二队三队,当时的kpl可能还举办不下去,不像现在资本大佬看好kpl前景纷纷入股,当年的hurt打了一个赛季才得到两万奖金,不像如今的世冠杯千万奖金。

如果说没有MU战队,就不会有如今的QGhappy和RNG.M,被称为kpl的黄埔军校当之无愧。

从7月14日国家文旅部发布通知恢复跨省旅游以来,截至7月30日,国内已经有30个省市宣布有序开放跨省游,陕西也已经宣布恢复有序开放跨省游。旅游企业一夜之间纷纷复工。半月过去了,跨省游情况如何呢?

华商报记者走访多家旅行社了解到,跨省游人数有明显上升,市民出游热情不断提高。

7月29日,携程旅行网发布了《跨省游恢复半月人气报告》,其中的“跨省游目的地人气排行榜”显示:根据自由行、跟团游等度假产品的订单人数,陕西、西安双双霸榜目的地人气榜TOP10。

报告分析,从整体的人气情况看,全国各地在跨省游恢复后都实现了游客量的增长。以四川、云南、贵州为代表的西部地区,以陕西、甘肃、青海为代表的西北,以海南、广东、广西为代表的南部地区,是目前旅游者更为热衷的目的地。在跨省游开放过程中,率抢占市场先机、推出振兴旅游消费举措的地区,也往往人气恢复更快。

《跨省游恢复半月人气报告》显示,热门目的地游客量环比增长最高达273%,热门出发地游客量环比增长最高达1200%。

报告认为,因为疫情的影响,今年将迎来旅游性价比最高、服务最好的暑假。但当下旅游者需求依然受到多种因素抑制,仍需政府、企业多方携手合作,支持旅游业复工复产、优化游客消费环境,特别是满足企事业职工、学生、亲子群体的旅游需求。

“目前已经有4000多家旅行社在携程平台上发布国内游产品,相比跨省旅游恢复之前,数量增加了一倍。旅行社的复工是市场复苏的标志,这让消费者的国内旅游有了更丰富的选择。”携程集团高级公关事务经理孙为立表示,“在跨省游恢复后,我们旗下门店单日营业额破了1000万,这一单日交易额创下了疫情以来的新高,也是跨省游开放之前的10倍以上,增加了门店从业人员的信心。”

华商报记者从多家旅行社了解到,尽管跨省跟团游恢复,旅游者依然对产品的安全性和品质更看重,小规模、私密性、个性化的“新跟团”产品最受旅游者青睐。孙为立表示,一单一团、专车专导的“私家团”成为游客眼中的“香饽饽”,游客人数增长了约100%。平均每个团人数只有3到5人左右。从携程自营跟团产品看,选择私家团的人数占比达到近20%。同时,选择10人或20人以内的“精致小团”人数,也大幅增加。

“我们这半个月销售的出省游线路中,甘肃、九寨产品最受欢迎,但是和往年相比此次线人左右,而且几乎都是家庭团。”陕西运通旅行社相关负责人邹秀芳表示,“今年私人定制已经成为热潮,游客非常热衷进行定制团。我们更多的是帮游客进行酒店+交通的预订,其他游玩设施都是游客自己购买选择。”

曲江国旅产品负责人汤莉也表示定制团成为今年的主流,他们负责的一些地接服务,都是给以家庭为单位的团体定制服务。“目前根据成团人数和报名情况看,陕西人出省的跟团游数量依然处于恢复阶段,但是来陕的外地游客数量明显增加。”汤莉表示。 华商报记者 田蕾

分别大幅上升24%和55%,虽然百强门槛显著提升,但1-7月新增货值TOP100总货值仅有5.5万亿,较去年同期减少3000亿元,主要因头部房企纳储放缓导致。

碧桂园、恒大年内新增货值突破2500亿元,位列前两名。前7月共有19家企业新增货值过千亿,较6月末增加了6家,10强房企中除金茂以外均进入了新增货值千亿阵营,强者恒强的格局未变。

按销售百强房企各梯队拿地情况来看,10强房企新增货值占百强总货值的31%,较上月再降5个百分点,反之第二、第三梯队房企新增货值分别占百强总货值的26%和13%,占比持续上升。虽然TOP30房企仍然占据百强新增货值的7成,但龙头房企所占份额明显下降。